法制晚報訊(記者 溫如軍) 昨天,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劉鐵男等來了法院判決。劉鐵男因受賄罪一審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劉鐵男從一名高級幹部蛻變為階下囚,主要原因是什麼呢?
  “拒腐防變思想堤壩的坍塌,是被告人劉鐵男違法犯罪的根本原因。”9月24日,河北省廊坊市人民檢察院的公訴意見這麼認為。
  劉鐵男本人在接受組織調查時所寫的《悔過書》中也提到,“錯誤的價值觀”是其陷入沉淪的重要思想根源。
  劉鐵男宣判後 中紀委24小時連發3文
  《法制晚報》記者註意到,昨日劉鐵男宣判後,中紀委網站就該案件連發3篇文章。
  昨日上午,河北廊坊中院對劉鐵男受賄一案作出一審判決,以受賄罪判處劉鐵男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中紀委網站在要聞位置原文轉載了新華社的文章《10年受賄3500餘萬元 劉鐵男一審被判無期》並配發劉受審時的圖片。
  昨天下午,就該案中紀委再次發出《欲望盡頭是毀滅——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劉鐵男案件警示錄》一文,透露了劉落馬前很多新鮮細節,其中,劉鐵男教兒子劉德成“做人要學會走捷徑”這一獨家細節在網絡上引起了巨大關註。
  劉德成在劉鐵男貪腐案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3000餘萬元的受賄款中,多數與其有關。
  今天上午,中紀委針對此案再次發聲《坍塌的思想堤壩:劉鐵男案件警示錄》,對劉“畸形的‘捷徑’”和“兩面人生”進行起底。
  此前,落馬被審後宣判的高官鮮有此“待遇”,劉鐵男的“警示”作用可見一斑。
  劉鐵男囑咐商人 “帶一帶兒子”
  劉鐵男坦言,自己一心想往上爬、當大官,這種扭曲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既害了自己,也在一定程度上“傳染”給了兒子劉德成。
  劉德成上小學時,每次劉鐵男騎車帶他回奶奶家,都不走大路而是穿衚衕抄近路,他還由此聯想到人生,感慨地告訴兒子,做人要學會走捷徑,要做人上人,這樣才能過得好,才能受人尊重。
  “從小我就覺得錢是萬能的,有了錢就有了一切。”劉德成告訴辦案人員,“後來長大後,我爸還時不時跟我提起那時候的事,當時我們都覺得以前太苦了,現在好了,他官越做越大,我的錢也越來越多,終於揚眉吐氣、出人頭地,可以過好日子了。”
  然而,這種建立在不正當利益之上的“好日子”是過不長久的。劉鐵男內心深處隱藏著的貪欲,也使劉德成從小受到潛移默化的不良影響。而他一手給兒子設計的這條“捷徑”,更使劉德成步入歧途……
  邱某,浙江某民營企業董事長,劉鐵男受賄案中涉案金額最大的行賄人,也是與劉鐵男關係最為密切的涉案人。2006年6月至2011年8月,劉鐵男利用職務便利為邱某的多個項目審批提供幫助。
  2006年,邱某經人介紹認識了劉鐵男。在見面過程中,邱某瞭解到劉德成剛從國外回來不久,便主動提出可以和劉德成一起做生意。劉鐵男當時沒有表態,但沒過多久邱某就接到了他的電話,說此事“可以考慮”。
  在之後的飯局上,劉鐵男將劉德成介紹給了邱某,並囑咐他“帶一帶兒子”。
  此後不久,邱某與浙江企業家李某共同出資100萬元,為劉德成註冊成立了一個化纖公司,通過虛假貿易直接為劉德成的公司輸送利益825萬元。
  劉德成:有一個當官的父親 為什麼不利用?
  看到金錢來得如此容易,劉德成的貪念也日益滋長:“我聽說一些企業家利用不正當關係大肆斂財,我心想有一個當官的父親,比他們方便……為什麼不好好利用呢?”
  “老子辦事,兒子收錢”。除了虛假貿易外,劉德成的斂財方式多種多樣:開辦空殼公司,空手套白狼;通過“關聯交易”,收受巨額錢款;通過掛名領薪、入股分紅、索要車輛等收受錢物,還大量收受禮品禮金。
  就這樣,劉德成在劉鐵男的“幫助”下,獲取巨額財富易如反掌,而這些財富又催生和加劇了他的墮落。
  劉德成告訴辦案人員:“如今覺得當時我們父子都錯了,拋開我們以權謀私不說,我們的人生觀、價值觀就錯了,奮鬥的原動力就錯了,這也是我們父子犯罪的一個共同原因。”
  認為走正路太艱辛的劉鐵男,不僅將走“捷徑”當作自己的人生目標,還教會了兒子想方設法走“捷徑”。殊不知,人生沒有捷徑可走。
  “這些老闆主動投懷送抱對他腐蝕,使劉德成很容易就掙到了錢,這使他發狂、發癲、發傻,在錯誤的迷途中越滑越遠。”在接受調查期間,劉鐵男對自己利令智昏、溺愛縱容導致現在的結局悔恨不已——“在他經商掙錢的問題上,作為父親的我,扮演了一個錯誤的角色。”
  劉鐵男的“教子觀”
  “做人要學會走捷徑,要做人上人,這樣才能過得好,才能受人尊重。”
  “這些老闆主動投懷送抱對他腐蝕,使劉德成很容易掙到了錢,這使他發狂、發癲、發傻,在錯誤的迷途中越滑越遠。”
  “在他經商掙錢的問題上,作為父親的我,扮演了一個錯誤的角色。”
  “我讓他們帶劉德成掙錢,註重的是結果,不是過程”,“對他們的具體情況盡可能少知道,只要不出事”。
  “他們之所以出手大方,幫劉德成經商掙錢,絕不是看中了劉德成的素質以及和劉德成的交情,而是看中了他身後作為父親的我及所處的位置。”
  劉德成談父親
  “從小我就覺得錢是萬能的,有了錢就有了一切。”
  “後來長大後,我爸還時不時跟我提起那時候的事,當時我們都覺得以前太苦了,現在好了,他官越做越大,我的錢也越來越多,終於揚眉吐氣、出人頭地,可以過好日子了。”
  “我聽說一些企業家利用不正當關係大肆斂財,我心想有一個當官的父親,比他們方便……為什麼不好好利用呢?”
  “如今覺得當時我們父子都錯了,拋開我們以權謀私不說,我們的人生觀、價值觀就錯了,奮鬥的原動力就錯了,這也是我們父子犯罪的一個共同原因。”
  研究官員子女經商案例 設法鑽空子
  “兩面人”,這是劉鐵男對自己的評價。
  “做這些事的時候沒認清是違法還是違紀,老是和他們講不要出事,要合法合規。”劉鐵男說。
  然而,劉鐵男真的不懂法嗎?
  辦案人員在劉鐵男辦公室中,發現一本法律法規讀本中有不少摺疊和勾畫的地方,內容主要是領導幹部子女經商謀利方面的。
  劉鐵男還把這些法律法規讓劉德成學習,並特意讓他看了雲南省原省長李嘉廷的案例材料。
  李嘉廷在位時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利,其子接受對方巨額財物,與劉鐵男案有相似之處。
  由此可見,劉鐵男絕非不懂法紀,而是目無法紀、明知故犯,並且想方設法鑽空子以逃避責任。
  2007年初,就在劉德成通過虛假貿易獲利825萬元後不久,邱某與劉鐵男見面時提到劉德成這陣賺了一些錢,正要說具體情況時,劉鐵男一擺手:“生意上的這些事不要和我說。”
  “我就是要讓劉鐵男知道,我給他們父子送了多少錢和好處,要是他不知道,我不就白送了嗎?”邱某說。
  後來,邱某多次要告訴劉鐵男與劉德成生意上的細節,但都被劉鐵男制止。當然,被劉鐵男制止過的對象絕非邱某一個人。
  一面請私企老闆帶著自己兒子“學做生意”;另一面又對有求於自己的企業刻意保持距離,甚至故意拖延請托事項的辦理,還大談什麼要遵紀守法。劉鐵男的“兩面性”在這裡暴露無遺。
  兒子前臺掙錢 老子後臺辦事
  然而,諸如此類“兒子前臺掙錢,老子後臺辦事”的模式,看似腐敗官員沒有直接與企業家接觸,能夠掩人耳目、暗度陳倉,但實質上並不能改變腐敗行為的本質,更大程度上,則暗含著腐敗官員寬慰自己的一種掩耳盜鈴的心態。
  劉鐵男坦言,自己其實是採取了“鴕鳥政策”,“我讓他們帶劉德成掙錢,註重的是結果,不是過程”,認為只要“對他們的具體情況盡可能少知道,只要不出事”,就不會影響到自己。
  邱某說:“幫助劉鐵男兒子做生意,目的是想通過給其兒子好處,與劉鐵男搞好關係,使項目順利得到審批。”
  李某也承認:“如果他(劉德成)不是劉鐵男的兒子,我們是不會給他這些(好處)的。”
  面對蜂擁而至的“商人朋友”,劉鐵男起初並非沒有警覺:“他們之所以出手大方,幫劉德成經商掙錢,絕不是看中了劉德成的素質以及和劉德成的交情,而是看中了他身後作為父親的我及所處的位置。”
  據劉鐵男交代,劉德成剛從國外回國後,有老闆送了他一塊名貴手錶,劉鐵男發現後當晚就讓他送了回去。
  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得原本還有些警惕的劉鐵男,逐漸放鬆了對自身的要求和對兒子的管教,甚至自己也主動地接受了他人的賄賂?
  用劉鐵男自己的話說,是“欲望過多,既想當官,又想發財”。從旁觀者的角度看,劉鐵男作為高級領導幹部,卻忘了自身作為黨員和公職人員的原則和操守,與企業家勾肩搭背、公私不分,拒腐防變的思想堤壩坍塌,是其墜入陷阱的重要原因。
  文/記者 溫如軍
  綜合《中國紀檢監察報》
  製圖/曲昆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世衛

ql64qlbqq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