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新世代挑大梁 不輕鬆的金湯匙5條路 豪門新世代挑大梁 不輕鬆的金湯匙5條路 一項殘酷的統計顯示,全世界只有三○%的家族企業能存活到第二代,存活到第三代的只剩下一○%,「富不過三代」成為許多企業集團的魔咒。  創業維艱,但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企業第二代、第三代,真是擁有天生的好運氣嗎?還是對他們來說,不論是接班,或者是開創自己的事業,都得被外界用放大鏡檢視,比一般人工作還艱辛? 嚴凱泰少主中興人稱讚 裕隆集團總裁嚴凱泰接班時才二十四歲,當時正在國外求學的他,接到一位父執輩的電話,告訴他,「該是回來的時候了。」他還不太了解狀況地反問,「學校放假的時候嗎?」「不!是明天!」在一般年輕人甫踏出社會不久的年紀,嚴凱泰接下沉重的家業。 嚴凱泰曾經對朋友說,如果他接不下這個事業,就會去念軍校,他回憶起當時接情趣用品班的狀況說,「很興奮,但也充滿徬徨。」 甫接班時的兩大困境,一是老臣建言,令他更加無所適從;二是即將開放的GATT(今日WTO前身),將對進口車解禁,直接衝擊國產車市場,龐大的壓力與日俱增,更讓嚴凱泰抽上大量的白長壽香菸、一個月甚至喝掉半打以上白蘭地,那時,他惟一能做的,就是準五點下班,他說,「辦公室裡處處無解,所有的會議都沒有結論,大家對裕隆要做什麼事毫無共識, 不如回家。」 後來,在當時中華汽車總經理林信義的支持下,裕隆改為廠辦合一,同時遷廠三義,節省下大量的成本,也令嚴凱泰度過了第一次的難關。至今,裕隆集團已是全台灣最大的汽車集團,而嚴凱泰少主中興的故事,仍被許多人所津津樂道。 名校學歷豪門基本憑證 是負擔, 是挑戰, 企業二、三代還是比別人贏在起跑點,仔細觀察台面上六、七年級接班人,還是有先天比人21世紀房屋仲介優秀之處。最基本的,莫過於「學歷的培養」。由於「喝過洋墨水」幾乎是必經的途徑,以至於放眼看去,三十歲左右的企業二、三代,幾乎都講得一口流利的英文,當然,最好要有長春藤名校的光環,否則也得要有碩士以上的學位。 像是紅豆食府千金蔡依倫、新光集團創辦人吳火獅的外孫女郭思婷,都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拿到碩士學位;而永豐餘生技總經理何亦佳、紅豆幫蔡依珊等,則曾就讀於美國布朗大學。另外,美西華人多,因應從商及企業管理的需求,也有一群勢力龐大的柏克萊校友, 像是郭台銘的一雙兒女郭守正、郭曉玲,及王永慶外孫陳主望等人, 則在求學時期,就已在柏克萊認識。 名校能夠讓這些重實務的企業王子、公主們提早接受工作上的基本訓練。身兼威望國際Catch Play執行長、多普達國際董事長二職的陳主望,談起柏克萊教育說,「我記得大學最後一年,所設計裝潢有理工科學生,都要上一堂自行創立一家公司的研究課程,期末考就是邀請一批創投的人來學校,針對每一組學生所提出的報告,來決定是否具有投資的價值。在這過程之中,很可能就產生出下一個比爾.蓋茲。」讓學生培養國際觀,更培養他們獨立思考的能力。 不過,也有另類父母希望接班人接受社會的洗鍊,更勝學校理論上的學習,像是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的兩個兒子,就只念到高中畢業,便在集團內學習,「不要讓他們太完美,要有點殘缺,讓他們有機會多學習,」蔡衍明曾說。反向操作手法,果真讓兩位接班人,在短時間內,培養出超齡的處事態度,在集團內贏得不少掌聲。 二是透過聯誼,與同輩相互交流。因為豪門間的姻親關係,常見二、三代間自成一格的小幫派。以最近出書爆料上流生活的藝人關穎為例,母親為國泰集團創辦人蔡萬春的女兒蔡淑媛,關穎表系兄弟姊妹訂做禮服,就囊括喜來登飯店、贊泰建設等接班人,她也因為曾就讀台北美國學校,和蔡依倫、微風廣場少奶奶孫芸芸等人成為閨中密友。 同儕聯誼激勵商場互動 公子名媛不光全是風花雪月,好比自稱都是派對孤兒的八方新氣品牌經理王筱杰(琉園創辦人王俠軍之女)與BOND ST.品牌經理周奐安(高砂紡織家族、金石堂總經理周傳芳之女),因跑趴而結為好友,有空時還會相約吃飯,交換經營品牌的心得。 像是德杰建設執行董事王兆杰與元大建設營運長馬維辰,就是相交超過十年的好友,由於馬維辰入行較早,王兆杰便經常向他討教在建築業經營上的心得;馬維辰甚至曾替賈永婕(王兆杰妻子)所開立的婚紗店站台,好交情不言而喻。 父母多規畫人生承家業 第三項命運,則是企業家們給予下一代「最多的資源、最少的選擇」,聽起來有點宿命。的確,企業二、三代不愁吃穿,普通人夢寐關鍵字廣告以求的保時捷跑車,只是他們的玩具,而女生們嚮往的愛馬仕柏金包,她們也可以擁有一櫃子,普通家庭負擔不起的留學費用,他們卻連眼皮都不眨一下。 但是,他們的人生,似乎多數早在父母親的棋盤之中,被掌控著下一步該往哪走!當失業率突破六%,許多年輕人得過五關、斬六將,才能爬上理想位置時,這些名門之後多了許多資源與機會,但這根提早十年、二十年挑起的大梁,卻得時時面對外界最犀利的檢視。 從就讀科系便跟餐飲管理脫不了關係的喜來登飯店副總經理蔡伯翰,二十四歲起跟著父親蔡辰洋,一起學習管理餐廳、飯店的事務。面對得管理飯店內許多資深員工的心理關卡,他說,「我表面上雖故作鎮定,內心卻是戰戰兢兢。」 為了達成嚴格父親的期望,蔡伯翰就算硬著頭皮,也得建立他在資深員工心中的專業感,「我努力研讀財務報表,參與菜單的規畫、餐廳的開酒店經紀發;開會時,讓員工自訂目標,以凝聚共識。」親自巡視飯店各處、甚至回答顧客疑慮的蔡伯翰,贏得「最親切的飯店小開」之稱,用專業證明自己不只是少爺。 鼓勵獨立創業思惟改變 不過,隨著時代變遷,新一代接班人愈具有獨特思惟,部分企業家開始有了「傳賢不傳子」的觀念,也鼓勵下一代獨立創業,闖出家族事業以外的另一片天空。現任山水國際娛樂股東之一的郭守正,早在大學階段,就跟妹妹郭曉玲到鴻海大陸廠見習,只是從小就喜歡漫畫、電玩的他,在柏克萊認識太太黃子容後,便開啟他對電影製片的興趣。 郭守正夫妻倆創業的首部電影《火爆麻吉》,僅以新台幣一千六百五十萬元小成本製作,便獲得日舞影展等大獎,在全美十三家戲院上映,就賺進新台幣一億元的院線票房,DVD與影帶租售收入,更高達新台幣二億三千萬元,而山水國際至今更已是台灣數位內容產業市酒店兼職場的重要領導廠商。 大眾集團董事長簡明仁的兒子簡民一,自加州柏克萊大學畢業後回台,不但未投入大眾集團工作,反而一心規畫成立音樂下載網站KK BOX,讓同業頗為驚訝。目前付費會員超過十五萬人的KK BOX,不但是國內合法音樂下載網站的鼻祖,還將商業觸角延伸到大陸,看在老爸簡明仁眼裡,更對簡民一讚譽有加,父子二人分別在軟硬體上發展,顯見就算是讓孩子獨立創業,企業家仍會就其事業之發展性作一評估,再給予適度的支持。 助理見習回歸基層鍛鍊 最後最常見的接班模式,則是第一代掌門人安排二、三代進入企業,最普遍的安排就是「最基層的鍛鍊」及「特別助理的見習」。爭鮮集團董事長的長女陳上樸,自台大外文系畢業後,就進入家族事業,第一份工作是在津秋成衣店擔任店長,除了每天得跟著店員們一起整理衣服、旺季時還得扯開嗓門在店前叫賣,一年後小型辦公室進入爭鮮迴轉壽司店,擔任評比部門的主管及外帶部門區經理;直到二○○五年,才接任新世界購物中心總經理。 辛苦的程度曾讓陳上樸開玩笑說,「我又不能辭職,父親辛苦建立的事業,一定要讓它更好。」另外,像是六福集團執行長莊豐如、喜瑞飯店副總經理戴毓蓉,都曾經從洗碗、掃地等基礎事務做起,了解事業經營的每一個環節。除了從基層做起,也有企業主要求子女貼身學習,也就是所謂的「某董事長特助」,待在父親身邊,接受四、五年的特助歷練,以便快速上手企業所有事務,而保持低調,則是他們與老臣的相處之道。 勤美集團發言人何佩芬,是董事長何明憲的二女兒,曾在美律師事務所執業,直到二○○六年,才回台在勤美集團中擔任父親特助兼任發言人一職。離開熟悉的領域,何佩芬坦承一度難以適應,「律師是單打獨鬥的行業,建築這門學問卻是強調團隊精神,房屋貸款同時也因為我不是本科系,所以很多事情都得從根本學起。」 只許成功接班壓力沉重 要讓員工信服,何佩芬事必躬親,同時也積極學習,像是壁面的插頭該如何設計這樣的細節,也會親自請教設計師。日前,勤美集團發生重大事件,何佩芬在第一時間跳出來穩定股東及員工信心,展現大將之風。 卡通電影《獅子王》中,老獅王木法沙曾對獨子辛巴說,「記住你是誰,和你該扮演的角色。」語氣中,盡是託委重任的企盼。而在現實生活中,那些看似光鮮亮麗的二代、三代,卻同樣得背負龐大家業的重擔,努力成為下一任「獅子王」,尤其是在眾人歆羨的金湯匙背後,他們「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壓力,其實真的很沉重! 【撰文∕詹宜軒】非凡新聞周刊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租屋網YAHOO!

創作者介紹

世衛

ql64qlbqq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